C'est la plus 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 かぜ
Powered by LOFTER

【維勇】the snow


Summary:最近,Victor見到了一個奇怪的孩子,他從出生以來就看見他住在城鎮外的草原上,有一棟堅固的房子,一群可愛的羊,還有一個能幹的狗。說到狗,他的狗叫做瑪卡欽的,他最近剛教會了他握手和坐下,說不定能和他的狗成為好朋友——這不是現在的重點。
備註:雪姑娘

此文獻給@mae____ 謝謝您帶來如此美好的繪畫。

1. 

  有時他會和馬卡欽回憶起他們相見時的故事。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草原上結滿了冰霜,覆蓋上一層純白的糖霜,初冬的風替他將油燈擦的透亮,月亮早已經悄悄的藏起,從小他就被教導了牧羊人的工作,冬天早晨的他忙著餵飼懷孕的母羊,儘管這是一個辛苦的工作,但在接下來的春天,他們就會迎接足夠多的小生命。這個冬天來的太快,他還沒有完全的將糧食儲備好,在完全入冬,冷的不能動彈前,他必須再前往城鎮一趟,小維和他的糧食都不足以度過這個冬天,他打算在中午動身前往,黑夜裡確實不適合趕路,那實在是太危險了,城市雖然不遠,但他需要獨自步行前往,小維需要在這裡保護他們的羊。外頭的風雪趨勢漸大,他希望能夠在傍晚之前趕回來,他餵好了最後一隻羊,也帶上了足夠的資金和清單,把自己裹的厚重,他確實自己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勝生勇利最後一次摸了摸小維的頭,鎖好了門,就準備朝城市出發,儘管現在才下午,左右的路燈都已亮起,他踩在厚重的雪上緩慢的前進,今天大概是下的最多雪的一次——他這麼想著,並且,他在前方的路燈下,看到了一個被風雪掩蓋的模糊人影。
  勝生眨了眨眼睛,抹過護目鏡,那個人影又消失不見了,他想,可能是太累了,他不在停駐,快速的往前走,在看到城市的光後,他總算鬆了口氣。勝生敲開了雜貨店的大門,儘管他狠想吃熱騰騰的麵包,但他需要的更多的乾糧。
  “勇利!”
  “小優,好久不見。”他拉下圍巾,靦腆的笑了笑。
  “媽媽說你最近應該會過來,讓我幫你準備好東西了。”優子指向腳邊的黑色包包,那是他每次都會借走的小行囊袋,裡面不僅已經有隔了三條街的狗食,還有一些冬天難買的藥品,優子和他的家人總是會先幫他準備好。
  “還有我最近做的餅乾!雖然不能放太久,但是——小維也能夠吃哦!”
  “謝謝你,優子。小維已經好久沒有吃到狗糧和雞肉以外的食物了。”勝生拿出了錢遞給優子,他們稍微聊了一下互相的近況,互相的道別後,他又離開了這間小屋。他拿著沉重的袋子往回家的路上走,老鐘樓又停擺了工作,他忘記問時間了。
  風雪已經增強,勝生勇利已經開始感覺的自己的腦袋昏昏沉沉的,他一步一步踏的艱難,身體開始發燙,他已經快到家了,但他懷疑自己是否能堅持的走到大門前——而在思考後,他已經失去了意識。

2. 

   Victor·Nikiforov已經出生了十七年了,他是冰雪和春天的孩子,他是雪做成的。他擁有一頭銀白色的長髮,他的母親教他如何把長髮編織成美麗的辮子。教他如何控制魔法,告誡他不能進城裡,儘管他是雪做的,他仍然有能力引起足夠大的風雪。並且,他的母親和父親一同帶了一隻狗回來贈送給他,一隻毛茸茸、溫柔、活潑的狗。

  而最近,Victor見到了一個奇怪的孩子,他從出生以來就看見他住在城鎮外的草原上,有一棟堅固的房子,一群可愛的羊,還有一個能幹的狗。說到狗,他的狗叫做瑪卡欽的,他最近剛教會了他握手和坐下,說不定能和他的狗成為好朋友——這不是現在的重點。
  他有些想認識那個孩子,那個會對著雪微笑的孩子。Victor仿佛從長久以來的無聊脫離出來,每天觀察著那個奇怪的孩子,明明城鎮裡的人們都更喜歡太陽的。
  那個孩子今天出門了,雪有一些大,不過對Victor來說是剛剛好的天氣,他悄悄的走在他的右側前,一邊觀察著對方——他好像發現我了,Victor趕緊將自己藏起來,藏在了更厚的風雪後,而那個孩子在確定沒有人後也繼續前進了。

     Victor決定回他牧場等他,他不能夠進城鎮,雖然他是一個不聽話的孩子,不過他知道什麼規矩能破,什麼不能。他開始在雪地上創作起了雪花結晶,他小心翼翼的從手心繃出一片,輕輕的放在雪地上,他想要送給那個小男孩一個見面禮物,一份小小的驚喜,而瑪卡欽則窩在他的身旁挖雪。
    
  他做了一片、兩片、三片……直到他做了一百一十九片時小男孩才匆匆的回來了,他吃力的拿著大袋子,步履維艱的走過來,接著——接著他就倒下了。
  “嘿——嘿!你沒事吧!”Victor難得露出慌張地眼神和動作,他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手忙腳亂過,他一直都是優雅的形象

3. 

  勝生勇利醒來時,他已經躺在床上了,不遠處的暖氣轟轟的運作著,他的臉頰紅通通的暖和了起來——而旁邊的櫃子上放著一盤用狗碗裝的餅乾。
  第一個發現勝生起床的是瑪卡欽,他豎起他的耳朵,咚咚咚,踩著愉快的腳步從主人身邊跑過來了,牠認識這個孩子,主人每天都和牠一起去看他,牠也很想認識他的新朋友,比他小上好幾倍的狗。

  “汪!”

  “嘿,你好,你是從哪裡進來的?”勝生輕輕了撫上了他的頭,接受他口水的見面禮。

  “瑪卡欽!不可以吵醒他——嗨,看起來你沒事呢,真是太好了。”Victor端著托盤將水端了進來,放在了床頭,和餅乾一起。

  “請問……您是哪位?”——真是個漂亮的人呢,雖然是銀色的長髮,但應該是位男性,也就是說——他的確是昏倒了嗎,他為什麼要幫助他呢?

  ”我是Victor,Victor·Nikiforov,叫我Victor就可以了!”

  “是您救了我嗎?”

  “說是救,也不過是把你從門口抱進來唷。”Victor將食指點在唇上,眨了眨眼:“我幫你倒了水,還有拿了一些餅乾出來,先吃一些吧。”
  不過,Victor是不是不知道,這是拿來裝狗狗食物的碗呢。勝生這麼想著,還是拿起了優子的餅乾吃下去,而Victor則站在一旁,悠悠的看他吃餅乾,喝下暖呼呼的水才綻開了笑容。

  ”Victor先生也吃一些吧?”

  “真是失禮呢!我才十六歲而已,是哥哥的年紀而已!而且叫我Victor就可以了!”他插腰,鼓起嘴巴,像一隻往嘴巴裡塞食物的小松鼠。

  “失禮了,那麼Victor也吃一些吧。”勇利笑了笑,他以為對方應該是一位高冷,優雅的男子,沒想到如此的孩子氣。不過Victor婉拒了他的邀請,他是用雪做成的,他和人類不一樣,一點兒美味的食物都不需要去攝取。
  勝生在休息過後堅持要去牧場看看,小維一個人在那固著,還有他的羊們,他都必須要去看看才行。而Victor替他穿上了外套和帽子,他似乎還在發燒,但Victor一點也沒注意到這件事,他以為只是暖氣太過舒服了而已。
  小維一聽到腳步聲,第一件事是沖向門口,牠待在適當的位子等待主人的出現,第一個進來的卻是一個不認識的人類,讓他對著他的外衣咬緊了牙關。

  “小維!不可以啦!”

4. 

  一旁的瑪卡欽和小維已經窩在兩人的腳邊睡去,勝生勇利小小的雙手捧著一個馬克杯放在Victor面前。
  “十分抱歉,小維只是……第一次見到家人以外的人。”他摩挲著自己的馬克杯,羞愧的說道:“請用。”

  “沒事的,牠之後不就對我很好嗎。”Victor從來沒有喝過這種東西,但他不希望辜負了對方的好意,他對勝生勇利有好感,儘管勝生今天才認識他,但Victor已經看著他好幾年了。
  “唔。”Victor閉著氣,喝下了馬克杯裡的東西,咕嚕,咕嚕咕嚕,一口接著一口,Victor馬上就將杯子裡的東西一飲而盡:“這是什麼!好好喝!”
  勝生拿起紙巾,替Victor擦去了唇邊的白痕,輕輕的開口:“這是蜂蜜羊奶,Victor沒喝過嗎?”
  “我以前從來沒有喝過這種的東西,啊!時間都這麼晚了,我該回去了。”Victor連自己的帽子都忘記拿,就這麼匆匆出去了。勝生勇利再次追上他打開門時,外面早已是一片黑漆漆了,他祈禱Victor不會有事。

  在接下來的幾天,Victor都會來找他玩,勝生忙著做牧羊人的工作,而Victor也只是在旁邊靜靜的看著,他每天做了一個雪花,在上面小小的刻上了字,記錄著每一天的心情。不過,他發現自己的指尖開始變的透明,儘管五分鐘一個小時後就會恢復,但變的透明的時間越來越持續。

  他想起了母親以前和他說過的事。

  “Victor,我們回去屋子裡吧。”勝生蹲在他的面前揮揮手,托住了他的臉頰:“Victor總是這麼冷呢,和雪一樣。”勝生閉上顏溫柔笑了,掌心的溫度傳到了他的臉頰上,跟那晚勝生勇利給Victor的牛奶一樣暖和,一樣甜蜜——然後,他就哭了。透明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下來,打在對方的手上變的溫熱。
  “Victor?我弄疼你了嗎?”勇利睜開眼,他完全不明白Victor為什麼會哭泣,他只能用他單薄的身軀環住他的腦袋,緊緊的抱著他。

  一瞬間,他竟然覺得Victor變的透明了起來。

  ”你會融化我嗎?”

5. 

  十六歲,用雪堆積的Victor·Nikiforov學會了愛。

  勝生沒有過問Victor怎麼了,他感受到冷風已經灌了進來,簽著對方的手走回了屋子,和那天一樣,兩隻狗,兩個人,兩杯溫熱的蜂蜜牛奶,他再次用小小的手將馬克杯推向Victor面前,在此之前,他用熱水燙過的毛巾將對方的小花臉擦拭乾淨。
  “可以喝了哦。”
  Victor點點頭,喝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回憶,這些仿佛暖流般的液體流竄至全身,他也發覺,自己又變的透明了。
  “勇利,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睡嗎。”

  “好的。”

  勝生回到了房間,他讓Victor先去洗澡,他拿出了備用的被單,整整齊齊的擺在自己的床旁邊,把新的枕頭放在床上,自己則是放在地上,他抱著枕頭發呆了好一會兒,直到Victor來房間找他。

  “勇利,要睡了嗎?”

  “等洗完澡就睡了,Victor累了的話就先睡吧。”

  當他再次回到房間時,地上的床鋪已經被卷成黑輪,Victor微微睜開眼,在黑魆魆的房間裡,那個人都在閃閃發光,他一點也不怕在黑暗中把Victor弄丟。但是在雪地裡,Victor只要鬆開了他的手一下子,他仿佛就找不到Victor了。
  勝生吹乾了頭髮,替兩個小傢伙蓋好毯子,就輕輕的爬上床,Victor特意留給他的另一半床。比他略大的手指劃過勝生的頭髮和臉頰,最後停留在唇邊,然後他抱住了對方。

  ”你會融化我嗎。”

  Victor悶悶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震動,麻麻的,讓人悅耳的聲音。又是和早上一樣的句子,勇利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Victor,會融化嗎?”

  房間又恢復了暖氣運轉的聲音,時間緩慢地灑落,窗外還下著大雪,耳邊孤獨的鳴聲麻痺了對時間的感覺,不過他還在正常的運作,一個心臟跳動的聲音貼在胸前,而他也不過是一個用雪做成,沒有心臟的小雪人而已。
  他說不準,明天,一個月,一年?也許明早時,勝生勇利就再也看不到他了,而他可能會疑惑留在床單上的水漬,說不準也許他這一生都會試圖尋找Victor,探討Victor的神秘。
  他自私地想——要是在融化以前,可以讓他愛上我就好了。
  “要是我可以一直呆在勇利身邊就好了。”

6. 

  那個擅自闖入他生命的“人”就這樣消失了,沒有什麼生離死別的過程,沒有哭鬧宣泄,沒有和對方說“明天見”,一場奇妙的過程就這樣忽然劃上了休止符。

  Victor用老套的信件方式為他留下了前因後果,比起這些,更多的是叮囑,以及傾訴他心中萌芽又掩埋的苗。瑪卡欽依舊在門前等待未歸來的主人,牠再也不挑食了。

  要說他沒有喜歡上Victor肯定是騙人的,但當初年幼的他不懂這種感情,他只能稱之為類似友情。而Victor比他早意識到,也比他早離開,他將自己溶化的一部分收集在瓶子中,放在信的旁邊,勝生勇利將他一直掛在脖子上,而裡面的雪不再是冰冷的,會隨著他的體溫而上升,感受到不一樣感覺的雪。

  而那件浸水的床單,他再也沒有使用過。

  “我們該睡啦,乖女孩。”他溫柔的搓揉著牠的毛,替他蓋上了毯子,熄滅了燈。

Fin.

  故事大綱不是一開始就定好的,但我從沒想過要為他們描繪出生離死別,儘管他們還是個孩子,但我認為他們都已經是成熟的孩子,而勇利也一定有預感,因此那天到來時反而比想像中來的平靜。但他肯定會一個人偷偷的哭泣。
  Victor一點也不瞭解人類生活的習性,才會將一些基本的常識搞錯。
  謝謝你的閱讀。

评论 ( 5 )
热度 ( 65 )
  1. mae____かぜ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实在是太感谢了!文超级棒的 最后平静而又遗憾的结尾真的好动人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