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plus 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 かぜ
Powered by LOFTER

【御沢】King game


Cp :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Rating::PG
Summary::意外的機會

御幸一也看著手上的冰棒棍,上面寫的不是再來一枝,而是在底端寫了一個3。

1.
「倉持前輩,今天不玩遊戲了嗎?」

「沒有啊,只是換個遊戲,你待會洗完澡也快點過來啊!不准逃啊。」

「欸?是、是!」

澤村疑惑的看著倉持兩手沒有拿任何遊戲,也不記得前輩最近有購入什麼新的遊戲,

「果然是那個?陰謀論。」
「陰謀你個頭啦!
「倉持前輩!?怎麼回來了?」
「忘了跟你說在御幸的房間,還有快去洗澡!」
「是!」

澤村從櫃子拿了幾件衣物和必要品,稍微看了下手機通知走向澡堂。
倉持剛剛的笑容明顯是不懷好意,澤村卻怎麼也想不出理由。

2.

澤村是最後一個進澡堂的人,今天有點過度訓練,忍不住在澡堂多泡了一會,放鬆下來,以要是被御幸一也看到肯定要被逗弄一番。
從澡堂出來的他仍舊只是將一條毛巾批在頭上,沒有將頭髮吹乾。將東西放回5號室後瞥見時鐘才發現自己耗了好長的時間,趕緊快步走去御幸的房間,等等少不了一個格鬥記吧……

「太——慢——了——!」
澤村擺出聽天由命的表情任由倉持對他使用格鬥技。
「好了好了倉持、快點開始遊戲吧。」
御幸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深知道那眼神後面包含多少意義。

「那就開始吧。」

「等等!倉持前輩你還沒告訴我是什麼遊戲啊 。」

爽快的放開澤村的倉持回頭,露出男前的笑容回答 。
「國王遊戲。」

3.

「等、倉持前輩我果然還是……」
「駁回。
「好了,6號是誰呢,乾脆的和澤村接吻吧。」

「是、是我……」

小春紅著臉舉起手來,倉持在一瞬間感受到來自自己搭檔的壓力,有些糾結要不要繼續下去。不過方才都跟澤村那麼說了,倉持抱著必死的覺悟開口。
「澤村別拖了!快去!」
「親、親臉頰也可以吧?」
「可以啦!」
啾。
落了一個似有似無的吻在小春的左臉頰後澤村趕緊縮回身子,同樣感受到了黑氣壓。
來自御幸一也。

「倉持前輩都是你害的啦!」
「少囉唆!我還不是一樣!」

4.

「國王是老子!」
「純桑會出什麼題目呢wwwww」
「4号來幫我按摩!」
「是我……」
降谷舉起半隻手,聲音帶些睡意的說道,接著挪動位子到伊佐敷旁位子。

……這不是和平常沒兩樣了嗎!
眾人如此在心裡吐嘈著,伊佐敷本人似乎也有同感。

-

「我、我是國王。」
小春舉起帶有紅色籤的冰棒棍,有些苦惱的不知道出什麼命令好,要是不小心猜到危險人士的尾巴不知道會怎麼樣。
「那就請2號和7號抱一下吧……」

「我是7號。」
「老子是2號。」

「小春神助攻啊wwwwwww」

抱一下應該沒什麼吧。
結成依舊維持那張連抱上伊佐敷,自然的抱著,自然的放開 。

——好像沒什麼反應呢……

5.

「呀哈哈哈哈!國王又回到我手上了。」
倉持興奮的站起來,高舉紅籤。

「6號餵3號吃東西!用嘴巴!」
倉持後面那句話使得澤村榮純同胞臉十分的蒼白,接著他環顧了一下坐在自己旁邊的傢伙笑的狡猾,對方也注意到他的眼神,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三號。

澤村的臉更加蒼白了,雙頰寫滿了不願意。

「澤村,遊戲規則就是規則哦。」
御幸瞇起眼,笑的燦爛。
「可、可是你看嘛,這麼晚了哪裡有食物呢……」
「亮桑,有吧。」
「當然。
「糖果和餅乾樣樣俱全。」

「好了——認命吧。」

澤村半含著淚,從中挑選一包最甜的糖果 。
『甜死你!御幸一也!』

他拆開包裝,將糖果咬在牙關,繞過倉持雙手撐在御幸的肩膀,像似記准目標後將眼睛閉了起來,臉紅的快出血似的以緩慢速度接近。
御幸睜著眼,從頭到尾的以最佳角度欣賞他的表情變化,嘴角彎的明顯。

「澤村,快點啦!」

「可惡!不然倉持前輩來做啊!」

「誰要跟那個池面接吻啦!」

澤村含糊不清的開口回答,要跟御幸接吻餵食什麼的——覺得有一點點點開心的自己絕對是燒壞腦子了,對,一定是這樣。
胡思亂想的期間澤村還是不斷緩慢靠近御幸,在雙唇相碰時他反應迅速的用舌頭將糖果推入他的口中,接著正想退開時硬生生的被扣住了腦袋,用力的案著讓雙唇緊貼。
「唔唔唔——!」
御幸突然稍微退開了3mm的距離:「你安靜點。」,這麼低聲說道後在澤村正想開口時趁機將舌頭深入,在口腔肆虐一番。

「疼!」
味蕾忽然嚐到鐵鏽味,那笨蛋既然咬我舌頭……
「哈、哈——活該……」
喘不過氣的他眨巴勉強的笑道。

無視其他同伴的存在互相看[瞪]著對方,看著這樣的場面倉持洋一表示下次出題目前絕對會偷看澤村的號碼,關節咖嚓的作響著。

评论 ( 4 )
热度 ( 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