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plus 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 かぜ
Powered by LOFTER

【御澤 | 春旅】


Cp :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Rating::G

@凌翾

遲來的生賀,簡直是遲到不行的生賀,我實在過意不去……

黑道paro請加油!能在御澤圈認識妳實在太好了_(:」//

質量感覺還是沒那麼好,打了很多一草稿才選這篇出來的。

  火車慢慢駛過田野鄉間,挾著一絲涼意,春天的風從半開的舊式車窗悄悄溜了進來。遠遠望去繁花盛開的是櫻花與蘋果樹,水田的稻穗已經開始抽芽,放眼望去一片春意。   

  他們兩個就坐在最前方位置,趁著假期旅行,行李不多,一個行李箱對兩個成年的男子就已經很足夠了。目的地是一個溫泉小鎮,並不是特別出名,只有一些內行的人才知道,當地的居民似乎也不希望破壞了寧靜的生活和自然環境。

  這條線也只有少許人而已,畢竟前往的地方過了都市後都是農田,他們在車上還是摘下帽子,享受久違的放鬆。澤村在車上買了鐵路便當,對方挑走了一些特別鹹的食物放到自己的餐盒角落,和他講了一些健康的事,御幸一也在這方面特別嚴肅,說白了就是嘮叨的老媽子。   

  御幸拉起行李箱下車,澤村跟在他後頭拿了一張地圖,他們和親切的站長問了路,他指著一條櫻花大道的方向。大約七分鐘就能看見旅館了,沒問題嗎?

  「謝謝您。」

  澤村,好好跟著哦,別迷路了。

  你才好好跟著!

  澤村不自覺的放慢腳步,欣賞櫻花飄落在地面上,開闢一道粉色康莊大道,有的花瓣飄到他身上,一動,櫻花又滑溜的延著身軀下去,緊張的逃跑。

  他們下塌在一間小旅館,屋子上的紋路和古色古香的感覺是已經經營一陣子歷史的那種。房門打開一走上去是寬大的玄關,打開拉門,一旁的窗一開就能看見到兩側開滿的櫻花,觸手可及。

  「澤村,浴衣要不要換上?」

  「欸?可是我沒帶。」他回頭無奈的看著他從行李箱拿出兩件浴衣,是之前在長野時他母親給他們的。可能會用到,不是嗎。

  「泡完溫泉就換吧。」

  「不是應該先去看櫻花嗎!」

  「說什麼呢,溫泉旅館的特色就是溫泉吧。」御幸鎖起行李,將鑰匙放在口袋。他對澤村伸出一隻手,如同在邀他跳舞般。

  他們包場了整個露天溫泉。

  準確來說,因為是平日,雖然有另外幾組客人,但是也沒有那麼點兒巧遇上,澤村坐在御幸身旁,頭上頂了個折疊好的四方型毛巾,在御幸看來有那麼些蠢。

  「澤村。」御幸靠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手心捧著一隻浴巾做的小兔子。

  「欸!?這是怎麼做的!」他小心的接過不讓牠散掉,他戳了戳那對耳朵,真的兔子摸起來也是這樣嗎?

  「沒想到你居然會做這種東西啊。」

  「小時候母親教我的。」他抬起頭,手撐著大理石做的外環看著他,「等等去買饅頭吧。」

  澤村來回眨了眨眼,確認他沒有少說了什麼話:「你突然說什麼啊,怎麼他突然想買?」

  「因為是溫泉饅頭?」

  「你不是白米派嗎!」

  他們換上浴衣在街上時,還是引來的不少目光,溫泉街不長,一會就能逛完,只是為了少數的溫泉常客設置的地方。街的左右都種了櫻花樹,掉落下的花瓣形形色色,品種各有不同。例如那是芝櫻。

  御幸在每家店都停留了一會,最後挑出來的饅頭反而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它藏在巷子,澤村想著它會不會是魔法師開的店,表面上賣饅頭,實際上其實是幫人湊合成愛情的店。

  少女漫畫看太多了,澤村同學。

  有什麼關係!

  他們向店主婆婆買了不少饅頭禮盒回去,給倉持,小春,還有一些人。御幸和店主婆婆聊了起來,連饅頭的做法都和他說了,他們從饅頭聊到小鎮,這個小鎮曾經對外拒絕觀光客多年,直到最近才又開放了一些以前的溫泉,她還想和他們說這一代有名的鬼故事,御幸笑著替澤村回絕。

  「那座山上有小瀑布,要去嗎?」

  「穿這樣不會冷吧?」

  澤村走上石階,每走幾步人聲就消失了一些,他不時的用眼角餘光瞄御幸,畢竟神隱的故事他不是沒有看過。

  「要牽手嗎?」他自顧自的握上澤村有點冰涼的手,「害怕就老實說,不上來也可以。」

  「我只是想看瀑布。」

  他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了瀑布,四周圍成一個類似小池子的地方,看起來十分淺,但就算是澤村也知道水十分深。冰冷的水花飛濺在他們身上,有些冷,卻又讓人感受到一股不可思議的平靜。

  「真漂亮。」

  他們四處走走,回到旅館時已經是晚餐時間了,一位侍女問他們是否能準備飯菜了,澤村用聲音來回覆,御幸有些許的尷尬,侍女則不慌不忙,優雅的離開。

  笨蛋澤村。

  我又不是故意的!

  料理十分豪華,尤其是小細節特別用心,春菜上的那櫻花瓣模樣,連邊緣都刻意染上粉紅色,應照了春天都景。果實酒的玻璃杯反射燈光淡淡的黃,使得金黃色的酒更加閃耀。

  「小心醉了。」御幸晃了晃酒杯,坐在邊上提醒一飲而盡的澤村。

  「我澤村榮純,酒量也是很好的!」

  「已經開始醉了啊。」他看準時機,將他的酒杯奪過,「等會還想看螢火蟲吧,別喝了。」御幸自個兒去櫃檯拿了點醒酒藥,走前不忘把酒藏起。

  他回房時看見飯店的造景,木橋下有個清澈的池子,裡面養著幾隻紋路相當優美的鯉魚。明天再帶澤村來看吧。

  

  等他回到房時,澤村已經靠著墊子睡著了,他喊他醒醒,待吃完藥後又繼續睡,御幸無奈的拿了一條棉被讓他先蓋上,帶著繭的手指摩挲著他的臉頰,他繼續吃著晚餐,時不時的將放在桌上的計分表翻頁。反正也沒事做。

  澤村是被御幸喊起床的,他給澤村披上一件薄被,帶他繞到了旅館的後頭,越接近後頭時燈光逐漸變暗,最後幾乎是微弱的光芒和澤村的夜視力在指引他們。

  不過後來可就不一樣了。

  一隻螢火蟲從眼前飛過,兩隻,三隻,牠們接二連三從草叢理飛出,在空中自由飛舞著,澤村不禁讚嘆,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這麼大規模的螢火蟲,在長野,也僅能看見是零星的螢火蟲,御幸更不用說是第一次看見了。

  「喜歡嗎?」御幸不知何時已經牽起他的手,他請請握在手裡,像是在對待什麼珍貴的物品般。

  「你早就計畫好了嗎?」澤村笑著,螢火蟲替他打著一盞燈,讓御幸能看見他的摸樣。

  「到當地才準備好的。」

  「御幸前輩,謝謝你。」

  澤村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話,也許是酒精作用讓他沒有多想事後感到羞恥的部分,他露出了最真摯的笑容,作為回禮,送給御幸一也。

  「嗯。」

  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看螢,他們的未來還在藍圖上架構著,畢竟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是嗎?

  看螢讓人覺得溫暖,打著一盞燈,在黑夜中指引著人,不論多麼的漆黑,也能讓人安心。

  有如小小的太陽一般。

FIN.

其實一般飯店都有浴衣這點我是知道的(x

還有我記得這個時期好像會碰上比賽大概沒什麼休息的日子……(掩面

评论 ( 2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