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plus 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 かぜ
Powered by LOFTER

【御澤 | 初戀】


Cp :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Rating::G
Summary::
First love is only a little foolishness and a lot of curiosity. (初戀就是一點點笨拙外加許許多多好奇。)

1.

  御幸一也直至現在沒有談過戀愛,他其實不太理解那些和他告白的人心中是怎麼的想法。

  直到遇到了澤村榮純。

  什麼時候陷入那片金黃的,不知道。回過頭來就已經目光就停留在他身上,無論何時只要他進入視野,不自覺的,目光就會追逐他。他宛若太陽一般,時時刻刻充滿活力,雖然有時候過於吵鬧卻也是種優點。

  我喜歡你。雖然是不自覺的脫口而出,御幸裝出餘裕的樣子和他告白,就像個經歷多次的過來人一樣,御幸一也對自己的演技很有自信,純粹自稱。

  澤村有點不知所措的撇開視線。同樣的,他不知道什麼是喜歡,他不知道御幸指的是LOVE還是LIKE。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御幸一也,如果說心中的悸動感是的話,那答案就應該是肯定句的YES了。

  兩人各自沉默了,氣氛有些尷尬,御幸後悔著是不是該把這份心情留到最後的比賽結束再和他表明清楚才是正確的選擇。

  「我,大概也喜歡御幸前輩。」他以極為小的聲音開口,儘管風聲如此的吵雜,仍是一字不露的入了御幸一也的耳裡。

  御幸有些呆楞,儘管是他也預期不到會有這個答案,以為會被狠狠的拒絕嫌棄,接下來被避開,他搔了搔頭髮。

  「那可以跟我交往?」

  澤村微微點了頭,他實在想撥開那有些礙事蓋住他神情的瀏海。御幸伸出手揉了揉那頭棕髮,有些寵膩的笑了。

  「快回去吧,預備鈴響了。」

2

  自從和澤村交往以來已經一個月過去了,雖然說已經是所謂的戀人狀態,但是實際上兩人的獨處時間是屈指可數。秋季大賽也開始了,沒有辦法特別的空出時間和對方相處,尤其是御幸,身為隊長。兩人的進展也只到牽手止步。

  「倉持前輩,御幸人緣很好嗎?」5號室提出了這麼一個話題。

  「何止好!簡直好的不得了,真不知道那傢伙除了棒球和料理哪點好!」

  「是嗎。」

  「幹嘛,你吃醋了?」

  「才沒有呢,只是想御幸前輩既然人緣那麼好,為什麼要和我交往。」他跨坐在椅子上前後搖晃,人中之間還頂了一隻筆。

  「那傢伙根本是戀愛白痴,你也是,湊在一起剛剛好。」

  「怎麼可以這樣批評可愛的後輩,倉持前輩!」

  御幸在門外,其實他蹲的有些快要痙攣了,他無意偷聽,只是猶豫要不要進去,自己為什麼喜歡上澤村,明明是個笨蛋,卻又在奇怪的地方意外的固執,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呢。他站起身子,稍微拍了拍褲子後轉身離去,時間不算晚,但他就是困了,也許是思考戀愛出乎意料的累。

3.

  如此早睡的御幸一也理所當然的早起,晨曦的陽光尚未完全出現,現在時間,清晨五點,距離晨練還有一小時。

  梳洗完的他悠悠的在球場的路上走著,天氣有點冷,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接著就看到了在太陽前的那個迷濛人影。不用猜也知道是誰,這個時間只會有一個笨蛋。

  「澤村!」御幸以不大不小的聲音喊了他過來,正好是他能聽到的音量。

  「唔?」

  「不是跟你說過要好好休息嗎,我——不,沒什麼。」

  所謂欲言又止大概就是這麼回事,澤村帶著疑惑的表情看著他,感覺就像隻好奇心使然的小動物。

  「這麼早起床會長不高哦。」

  「我又沒有期待長高!」

  澤村氣沖沖的掉頭就走,御幸有點後悔,難得的兩人時間已經多久不存在了呢。

  「澤村。」身體快於嘴,御幸早已向前幾步,伸手硬是扳過他的臉,稍嫌經驗不足,拙劣的吻了下去。

  「澤村,快回去吧,別著涼了。」

  「御御御幸前輩您做什麼呢!」

  「戀人間的事。」

  如同吃飯喝水般自然的說出,不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但那難以言喻的眼神是特別幸福的,令澤村有些呆楞住。

  「怎麼了,我太帥了嗎?」

  「御幸很帥啊,不過我又不是因為你的臉才喜歡你的。」

  沒有經過大腦的話語,等到他意識過來才知道自己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臉熱的如同夕陽燒紅般,只可惜現在是清晨,沒有藉口,一顆穩穩的直球投入手套,聲音響亮。

  「你還真是,只會投直球呢。」

  「說什麼呢!我可是已經學會卡特球了!」

  「笨蛋,不是這個意思。」他伸出食指輕輕彈了他的額頭。

  真是笨蛋。

4.

  「御幸,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嗯?」

  他們倆並坐在階梯上,澤村總終還是沒有回到5號室補眠,迷迷糊糊,回過神來兩人就坐在這了,仔細看,御幸的側臉十分的吸引人,尤其是那雙被球場深深吸引,無論何時都遊刃有餘,帶著自信的雙瞳。

  「御幸人緣很好吧,為什麼要選我?」

  「你問倒我了。」

  御幸聳肩。

  「還是說你希望我去和女孩子交往?」他半瞇起一隻眼,挑逗似的開玩笑。

  「才沒有。」

  澤村承認他有一瞬間不知所措,但在看到那抹奸詐的笑容瞬間明白他又在晚弄自己。自己喜歡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澤村縮回身子,有些扭捏:「因為我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個笨蛋,不懂得觀察別人,又是個男的,

  「就算我是女孩子你大概也看不上我。」

  「笨蛋。」御幸向右坐了些,用力的揉著那窩頭髮,接著把他摟入懷中,手繞在腰的位子。

  「我只是因為喜歡你,被你吸引而已。」

  沒錯,對於御幸一也來說指引著他的光就是澤村榮純,自從那十一球開始也許就已經被他所吸引,無論是他所投出球,還是人,都是如此,距離18.44距離外的那個光。

  「給點反應吧。」御幸帶著淡淡紅暈有些羞澀的笑著,懷裡的人都紅到脖子了,雙手握拳放在他的胸口。

  「肉麻。」

  「喂喂,這可是真心話。」

  「肉麻眼鏡!」

  雖然現在還是羞澀的開始,彼此的事都不知道,不清楚,但是只要一直走在無盡的路上總有一天會連你的軟弱面一起翻出來的,無論是誰,都不會輕易的放開對方。

评论 ( 4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