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plus 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 かぜ
Powered by LOFTER

【御沢】a little paragraph


Cp :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Rating::G

※death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說實話他以為他們再也不能相見。
  他怎麼也沒想到延著小指的紅線能在河邊找到那個人,他正對著牆壁擺出投球的動作,身體在夕陽下照的似乎有那麼些透明。
  也許那不是錯覺。
  所以當他想上前擁抱他時是圈著空氣,但他的確在他懷中,他聞不到那瓶熟悉的洗髮水味道,更聞不到那更厚實的太陽味。
  腳下的雜草即使被壓在下,仍是直挺的豎立在那。
  他們意外的能對談,他以為神不會在給他機會了,也許信仰棒球之神是正確的選擇。澤村是在遠征的飛機上失事,就如同那些三流電影一樣,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是這樣的死法,在墜機前的那一刻跑馬燈就忽然的出現,回歸完一生後似乎過了許久,在黑暗中獨自呆上了一陣子,一醒來后,就躺在這片溫暖的草皮上了,他說那大概是兩個小時左右前的事。
  他不知道現在的世界是幾年幾月幾日,附近沒有便利商店或者小吃攤,他知道這裡是哪裡,哪個地方,他也知道怎麼回去。回去了又能怎麼樣。也許御幸一也不記得他,就算記得了,如果和那些擦身而過的路人一樣看不見他,那就不存在意義了。
    笨蛋。
   對啦我就是笨蛋。 
    最後的夕陽餘暉消失在地平線的盡頭,河岸旁的人也漸漸的散去,幾個孩子背著袋,隊服沾著土黃色,臉上洋溢著笑容。

  「回家吧,肚子餓嗎?」御幸先站了起來,拍去了泥土。
  他牽著他的手,一指一指地插入縫隙中,小幅度的晃啊晃,一邊問著今天晚餐想吃什麼。
  冬天的天一下子就暗了下來,御幸一也替他選好了晚餐,他幾乎沒有多說幾句話,對著空氣說話,許多路人對他投來異樣的眼光,他不免心裡有些不暢快,儘管御幸一也一點也不在乎。

   就是混個更新,被Dear拉回舊坑。      

评论
热度 ( 23 )